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万般算计一场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玩意儿算什么?”

    “李淳风,你传递的到底是几个意思?”

    “李鸿儒,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他真是这么瞎特么划动的鬼画符?”

    观星楼上,不乏各种埋汰。

    “这个月月鸟是什么?”

    “我哪知道是什么,或许就是一只鸟。”

    “解密无字天书向来是一桩麻烦事,何况李录事还做了如此多痕迹,远比我们瞎猜要强。”

    “李录事你再排排序。”

    袁守城囔囔一阵,不时从各种谶言和图案中进行挑选。

    一切几乎都是乱相。

    天雷落下之际,诸人顾及防身,更多心思是如何进行隐匿自身。

    打滚的打滚,遁走的遁走。

    每个人都是先顾着自己性命,完全忽视了做出的预测之言。

    待得观星楼顶风浪一吹,诸多宣纸乱飞,一切都乱了套。

    而这其中还有许多瞎扯犊子的内容。

    袁守城看着冒烟的虫子车图案,他觉得这大概是在瞎画,这种谶言这辈子都遇不到。

    剩下便是翻看有用的谶言和图案。

    李鸿儒此时在排动顺序。

    记录诸多无字天书,他脑袋中亦又迷糊,此时也有些难辨,一时难以清楚先后。

    “偌!这张是头,这张是尾!”

    他看着一团乱糟糟的预测,随手做着一些基本的分辨。

    谶言说的含糊,意思极为不明,并不算好记。

    李鸿儒稍微排了一下顺序。

    众人都想知晓未来,让自身安全,也知晓这是做到了最大程度的尽力,没法在苛求。

    顶级相师们虔诚合作,遁入五行窥视未来,这种合作并不算多,更是少有流传。

    一方面是这种推衍风险过大,五行窥视时容易迷失,也容易被扼杀。

    另一方面则是要求过高,相师相术的水准和条件都难于满足。

    此时有李淳风的浑天黄道仪,更是有观星楼,也有道家两派的顶尖相师合作。

    又有袁天纲为了自己叔叔必须竭尽全力。

    唯一的薄弱点是李鸿儒。

    这小伙用来做记载,但记载内容的可靠度是个问题。

    袁守城摇晃着脑袋,不断进行着查看,他偶尔又骂上一句‘狗屁不通’。

    这显然是很嫌弃了。

    “你们看着也不像是个长命的样,瞅什么几百年千年之后啊”李鸿儒劝诫道:“咱们看个几十年内的预言就行。”

    “你看不起谁呀”袁守城囔道:“我们道家擅养生,活得也最久。”

    “反正相师算的天机太多,没几个长寿的。”

    “我给你举个例子……”

    袁守城刚想找个长寿命相师出来,他忽然发现很难拿出实例。

    不出名的、本事差的尚还好,但凡本事越强,又喜欢四处跳,个个都死的贼早。

    但寂寂无名的长寿者又少有留下可靠的相师传承。

    “这是我们相师的痛脚之处,你别扯这种话题,这很伤我们之间的感情。”

    袁守城回了一句,他最终放下一些不靠谱的谶言和图案,转而寻找百年内的预测。

    李淳风就算是横穿上下五千年也没用。

    相师虽说都是预测未来,但也管不了几百年之后的事情。

    大伙儿平常喜欢瞎吹牛皮,谈及千年气运,那也是嘴巴花花下的画饼之言,让君王听着舒坦。

    毕竟在前朝之时,大伙儿也是说大隋盛世、千年大隋什么的。

    但鬼才知道前朝就只传了两代。

    不过相师们的能耐也不低,各种预测的谶言纷出。

    除了官方正向之言,朝野外还有对立的预言。

    反正不管哪方出了问题,总归不会全军覆没。

    有沽名钓誉者,也有真才实干者。

    袁守城不怀疑李淳风的能耐。

    诸人一阵整理,剔除某些完全看不懂的内容,又挑选了近年代的一些内容,待得补上一些未来的玄乎之语,勉强凑成了一套。

    “咱们想要的可都在这册书上了”李淳风悠悠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大家自己心神领会就行!”

    “天灾人祸,层出不穷。”

    “山野恶妖,为祸人间。”

    “嗯……我怎么死了!”

    一侧的袁天纲看着这册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