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章 入夜到访(蘺下蝸牛万赏加更章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袁守城跑路。

    此时的李府中,迎来了两位道人。

    万文石已经回了李府。

    此时正交接李鸿儒后续的应榜记录。

    榜文记录中,便包含了这慈航道人之言。

    李鸿儒当下好一阵翻看。

    与傅人君的一朝两都建议完全不同,慈航道人的建议是大赦天下并度人入道。

    大赦天下很好理解,便是如王福畴那样,罪名降低,让有过错者和犯罪者可以重获新生。

    这条甚是得他心,只是晚来了一步。

    王福畴如今已经贬到数千里之外,还遥遥隔了海峡,此时大赦没什么用。

    度人入道则是劝人出家。

    不论是和尚还是道士,出家便意味着入道。

    慈航道人此举有广修佛院和道观之嫌。

    度人入道总归要给人地方去,这潜台词之下则是为道家和释家大兴土木。

    但慈航道人也狠狠批了《秘记》以讹诈讹之说,连连指出了其中十余条不合理之处。

    王福畴半路出家干这种唯心玄学之事的水准确实有着不足,迷惑百姓容易,迷惑大能则差了几分水准。

    只是慈航道人也没推测到源头。

    想从长安城悠悠百万之口中探寻源头无疑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神算也难做推测。

    “您反驳《秘记》虽有三分理,但这建议未免也太过于偏向自身了”李鸿儒摇头道。

    “李录事可知晓人的信仰”慈航道人开口道:“释家和道家修行有成者千不存一,度人入道并不是劝人去做道家的修行,而是让这些人宣扬释家和道家的理念,让人心平气和,这世上也便没了戾气,更难以有干戈之事。”

    “慈航道人所言有三分理,只是度人入道和兴修土木需要在一定程度内,一旦劳民伤财就可能惹得天怒人怨。”

    同是道家的傅人君也表示了赞同。

    “不事生产,每日在寺庙和道观中哄人向善骗钱,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信仰?”李鸿儒问道。

    “您不能单单看这方面,心灵上的抚慰是很重要的事情,那只是他们劳动的报酬”慈航道人劝道。

    “大唐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者甚众,还信什么佛与道……”

    李鸿儒回呛上一声,但随即又在录事册上点了一笔。

    这些观点论点涉及儒道释的信仰之争。

    道家的道观和释家的庙宇,以及儒家的学堂是一桩扯不完的皮。

    道观和庙宇要人行财,但学堂也要交费才能不断学习,诸多人更是在读圣贤书上投入不菲。

    若是说这些圣贤之书对普通人有什么大作用,大抵只是让人识了字,而后能说一些之乎者也的腐儒理论。

    而念道经和佛经同样能识字,也同样也能让聪慧者修行上进。

    若将诸多儒家的教学者看成道士与和尚,用知识在获取钱财,这种分类并无多少区别。

    只是儒家占据了正统,又掌管工农商贸和军队,更有晋升的通道,才显得儒家知识更为有用。

    如阿鼻国之类的佛国,理念不同也照样能运转。

    眼见慈航道人还有说教和辩驳的势头,李鸿儒随即止住了嘴。

    他也不能更改什么,这种扯皮会毫无意义。

    只是在大唐存活,就必须遵守大唐的儒家规则。

    释家如此,道家也是如此。

    谁也别想对谁洗脑。

    “我已知你言,你可还有什么要说?”李鸿儒问向慈航道人。

    “李录事居于太子身侧,务必提醒太子行善,只有时时行善,不做妄念之想,他才可能坐稳大唐的江山!”

    “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