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擅长之事不要多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长安城。

    这座城市原名大兴城,属于前朝都城。

    前朝在这座城市经营数年,最终迁都洛阳。

    大肆繁华的建造掏空了前朝底蕴,最终也落到一个气运溃散楼塌国倒的局面。

    此时大唐的境遇极像前朝。

    前朝或许也是发觉了什么,才行大动土木之事。

    但一切没有赶得上。

    过快的节奏让前朝在强盛时轰然倒下。

    此时旧事重提,唐皇也不禁在思索。

    与前朝有所不同的是,前朝是迁都,而傅人君等人的建议是一朝双都。

    长安城是气运汇聚之地,建筑易挪,但气运汇聚则难引。

    需要他时时在洛阳,才可能吸纳到气运转移。

    这是一件耗时耗力之事。

    唐皇更想到了镇压体内诡异的气运,若是冒然迁移,必然又导致动荡,甚至让帝后难以承受。

    他一时沉默不语。

    “陛下当年破除那一桩谶言时,或许就应该料到以后的路难走!”

    傅人君没有正面回应唐皇关于自己是否相信《秘记》之言的问题,而是提及了往事。

    “这是报应!”唐皇沉声道。

    朝廷之中,敢于在唐皇面前提旧事的人很少。

    这是太上皇一直的心病。

    太子和诸皇子伏诛,他浴血上位。

    没有人给他活路,他也不会给其他人活路。

    这是他当年不得不做出的反击。

    上位者不同,大唐的一切也发生了变化。

    当今朝廷重员都换成了他的班底,以往的遗老或被杀,或告退,或收编。

    即便是李淳风所在的钦天监,也有诸多人被牵连。

    大唐的命运线,从他不服逆行之时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发生了转变。

    如今的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但只是回想当初,唐皇就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一切。

    狭路争锋,非生即死,没几个人会甘于接受那种命运。

    再难的路,他也要向前行。

    不管什么报应,他都要应下,步步踏出属于自己的路。

    “李鸿儒,你听了这些话,有什么意见?”

    太子对洛阳有向往之心,傅人君的谶言是一朝两都,而李淳风则表示赞同。

    太极殿中,此时只有李鸿儒没有应话。

    这小伙和傅人君扯皮打架,本是他叫过来充当傅人君的出气筒,给傅人君踢几脚出出气,一时还没用上。

    抱着凑个数的想法,唐皇也想问问李鸿儒。

    但凡这殿中有一人生犹豫之心,他的决心都有可能动摇。

    这种事情干系重大,他没可能拿到朝堂上去过多扯皮。

    唐皇不用想,也很清楚朝堂上那批人会来回骂,争个不可开交,让他难于抉择。

    朝臣不是道士,也并非钦天监的人,对风水术学的态度也不统一。

    一本历法都有疏漏,不可能指望秉承天地的儒家文人们完全相信道家这一套。

    但实力到达一定水准时,唐皇又相信了这些冥冥之道。

    有一些事情在冥冥中确实有着安排,也有着运转的大势规则。

    诸多秉承天地气运的皇朝之主不止他一个,倒下的皇朝也有着千千万。

    即便他贵为一国之主,在大势面前也要避让锋芒,遵循其内在的规则。

    昨夜紫微星摇晃,三月同显,便是仙庭的帝王也有了巡查,更别说是他。

    或许,这一朝两都之事,便很可能是紫微星摇晃的缘故。

    “陛下,老师叮嘱过我,不擅长之事不要多嘴”李鸿儒尬笑道:“这种大事你们决定就好。”

    “那他不擅长解谶言,还要去硬解《秘记》?”唐皇反问道。

    “所以他现在才去了儋州呀”李鸿儒嘟囔了一句。

    这让唐皇骂了王福畴和李鸿儒好几句中立派、骑墙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