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斩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助教骆永思一手捧书,一手持鞭。

    枯燥乏味的声音传来,李鸿儒听得昏昏欲睡。

    课堂之上,如他状况的人不在少数。

    骆永思是朝廷封赐的学官,已经入了文官的品阶,诸多学生即便听得乏味,也要保持脸上的笑容,免得恶了这位大人。

    这位助教宣讲的是九经中的《易》,属于四门馆必学内容。

    据说这些古经书籍隐藏着奥秘,但通篇晦涩难懂。

    李鸿儒学得极为苦闷,数年也没领悟什么奥秘来。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这种心态自是难以出类拔萃。

    在四门馆中,他的成绩属于中等,不上不下。

    四门馆每年裁掉的学生诸多,但从没囊括到他。

    四门馆每年晋升高就的学生有十余人,也从来不见李鸿儒的身影。

    在这座学堂中,他在学官们眼中并不属于重要的存在,可有可无,存在感颇低。

    这让李鸿儒昏昏欲睡的状态并不显眼。

    “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魏大人会在午门监斩一位大人物!”

    同窗荣才俊递过来的小纸条让李鸿儒精神了许多。

    四门馆中,有着一千三百位学生,有如李鸿儒出生于平民阶层的杰出子弟,也有荣才俊这种朝廷子爵的后代,有着诸多龙蛇的混杂。

    相较于李鸿儒,荣才俊无疑算得上名门望族,出身不凡。

    “居然是在午门,是哪位大人物犯事了?”

    普通人犯事了,最多是拖去菜市口砍脑袋,没资格在午门被斩首。

    能在午门行刑,这定然有着不菲的来头,对方更是犯了难以弥补的过错,即便血溅皇宫门口也在所不惜。

    李鸿儒在纸条上用炭笔随手勾画问了一句。

    随即便见荣才俊指了指顶上的天花板。

    这让李鸿儒莫名其妙,不知对方提及的是谁。

    但荣才俊渠道诸多,知晓信息的方式远较他要强。

    这大抵又是要砍某个重要人物的脑袋了。

    家居长安城,他时不时见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马,今天大抵又轮到了哪家倒霉的,只是这位倒霉鬼的来头有点大。

    这官当得太忐忑,时不时还可能掉脑袋,即便顶层的大人物们也不例外,李鸿儒对朝廷官职兴趣便不算多了。

    “我听说是天上的神官!”

    见李鸿儒兴致似乎不高,荣才俊又补了一张小纸条。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李鸿儒出生不行,成绩也不行,但耐不住脑袋瓜里有东西,经常制造一些新奇的小道具,让人有点欲罢不能。

    譬如炭笔。

    这是较之毛笔要更方便的书写工具,虽然书写不雅,但不需要研墨,特别适合用来传递小纸条。

    眼见炭笔写没了半截,荣才俊开始在配剑上刮蹭,将那炭笔头削尖一点。

    “神官?”李鸿儒疑道:“神官是什么职位?天上的?”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荣才俊提及的天上的神官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他极为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蓝天,思及长安城时不时流传的一些蛊惑之言,他不禁摇了摇头。

    “我听说是一位龙王犯事了,触了皇上的晦头,朝廷御旨下达,让魏大人砍那位龙王的脑袋。”

    “魏大人是朝廷少有的文官大高手,又有御史台正职在身,适合监斩神官。”

    “咱们长安城前一段时间天降大雨,泾河水大涨,冲毁民房近千间,死伤数千人,城外那边一滴雨没降。”

    “这事情和仙庭脱不了干系,总归需要有人负责。”

    “龙王不属于朝廷,但咱们也没长臂管辖,谁叫他在我们地盘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

    荣才俊有心透露口风,纸条来回传递之时,李鸿儒已经将一些事情大致理顺清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