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没有光线的地窖里,使者们的身影和黯淡的背景融为一体,水晶球上方雾气里闪现出来的微弱亮光只够照亮他们的脸,一张张迷惑而又震惊的脸。窄而模糊的影像闪动着,很不稳定,但却足够让旁观的人们看到天边飞来的一大群“东西”。

    那些两头尖尖、中间鼓大的椭圆形的东西在天边显露出来,虽然在形体上给人笨重的感觉,但使者们都不是笨蛋,他们知道那东西是以快逾奔马的速度向训练场飘飞过来的。渐渐的近了,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眼帘里的,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物体。

    那是一种非常庞大的、能在天空自由飘飞的器具,上方由两个或者三个两头尖的椭圆体组成。

    椭圆体上覆盖着帆布,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但中间连接的支架却是金属的没错。下方挂着一个巨大的木制船身,从侧面所开的圆窗来推测,船身大约行一百五十臂长,二十臂宽,自上而下至少有三层。

    “不……不会吧?”塞维克。兰度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能飞的船?能装多少人?”

    “是能飞的船,而且速度不慢,用来运输部队的话,五百人没问题。这东西能以极快的速度隐秘地飞越国境线,无论崇山峻岭,还是江河湖海,从此再也无险可守。”班塞使者继续着刚才的苦笑:“阁下,现在明白斯比亚帝国是在进行什么计划了吗?”

    “再看看,我再看看。”塞维克。兰度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双眼直直的盯着变换的影像。

    使者们的表现和他大同小异,都在留心观察着。

    这一群飞船一共有九艘。大小与形态各不一样,有的小一点,有的大一些,正首尾相连的绕着训练场转圈。因为角度的关系,在飞船到达训练场上空后。影像无法显示出它们全部的形体,但大家还是能看到下面的船身。船身侧面除了一排排的圆窗,再没有其他任何标记,连一个编号也没有,在最上层的船甲板上,还有一些人来回走动着。

    地面上有一个小小的火球直射上去。这应该是一个信号,因为飞船开始减慢了速度,转换了队形。它们排列成前后两个横队,飞向城墙下的那支假人军队。

    “这些东西除了运输部队机物资,在战场上还能有什么用?”里瓦帝国使者左右偏转着脑袋。问了一个谁也不能回答他的问题,至少现在无法回答。

    没有人能问答的时候,最好用事实来说话。飞临假人部队上空的飞船有了动作。它们底部的甲反打开了几条细缝,一串串的小火球被丢了下来,就像点燃的油布在掉油脂一样。

    拖着黑烟的小火球在黄昏的天空中很醒目,但这景象在使者们心中绝对说不上漂亮,他们都知道那些小火球是什么——那些东西就是斯比亚讨逆战争的最后一役,圣部攻防战中才首次出现的火油石弹!

    瞬息之间。飞船下的地面爆开一朵又一朵的火花,假人部队所在地变成了一片火海。浓烈的黑烟腾空而起,扶摇而上遮天蔽日。虽然知道是假人。使者们却看得心惊肉跳。

    战后各国都有研究科恩军队的战术和武器,知道守圣都的叛军有不少是死在这东西上面,它对动摇叛军军心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所以各位使者对这小小的火油石弹印象深刻。

    和记忆中不同,他们此时所见的火油石弹似乎有了变化,因为高空掉下的物体一定会陷进相对松软的地面。但它们并没有钻到地下,也不是贴在地上燃烧。而是在落地之后弹起来,把燃烧的火油均匀的撒向各处。跟以前比较。火油石弹的杀伤力跟杀伤面积都大大的提高了。

    “科恩。凯达从哪里找来的这种武器?”看到这里,一个使者不禁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斯比亚不会攻打我们吧?”

    另一个使者接过话:“这也难说,谁知道这位皇帝心里在想什么?”

    “这种火油石弹不含魔法元素,能顺利穿过魔法屏障没错吧?”接着发问的加洛使者声音很微弱:“如果让这东西飞到城市上空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

    “很简单,给你们加洛帝国的每座城市都加个盖子!”塞维克。兰度的心情坏到了极点:“现在担心管什么用,早干嘛去了?有本事再来几个刺杀活动啊!”

    加洛使者的脸一直涨红到脖子,眼看两人就要再次争吵起来,好在这时光线一闪,变化的景物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影像中的天已经快黑了,火油燃烧的黑烟只剩下寥寥几缕,远处的飞船上闪动着点点光亮,再次来到训练场上空。

    不过这次,三艘靠近的小型飞船没有投下火油石弹。它们缓慢的、悄无声息的靠近城墙并静止下来,几具巨大的弩枪拖带着绳子,从侧上方射出,一连串金属碰撞的声响过后,这些弩枪的枪头、枪身直钉入城墙的平台地面,队队身手矫健的士兵们顺着绳子滑下,一个个在临触地之前放手翻滚,部队在转眼之间就布满了整个城墙!

    “如果是偷袭作战的话,城墙就这样易手了,瞬息之间哪!”一个使者感慨万分:“斯比亚的军队本身已经有了强大的战斗力,这些飞船又给他们安上了翅膀,如果他们能自由到达大陆的每一个地方,除了伟大的光明神族,还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他们?”

    在这位使者说话的时候,另几艘飞船在船身底部撑出几根粗壮的支架,向城墙外的一大块开阔地继续下降,一阵震动的滑行之后,飞船稳稳的停在地面上,并从尾部的开口处涌出大把的士兵……其中一艘飞船里,居然还驶出了一长串的马车!

    使者们听着他的感慨。看着面前的影像慢慢淡化下去,终于,在他们的沉默中,影像完全消失了。

    “根据情报人员手里的资料显示,这段影像是科恩。凯达在这几天时间里检阅的多个演习中的其中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班塞使者再次小心翼翼的把水晶球放进小口袋里,并开口说:“各位觉得如何?得知了斯比亚的计划,这三十万金币花得不冤枉吧?”

    “我有一个疑问。”里瓦使者回答说:“不知道合不合适说出来?”

    “请问吧!”班塞使者叹了口气:“现在这样严重的情况,我必然不会向各位隐瞒什么。”

    “既然是这样,那在下就问了。”里瓦使者笑笑:“这位向我们提供水晶球的人不是班塞帝国的情报人员吗?怎么还需要用三十万金币去收买呢?既然是要钱的东西,那他凭什么来确保其真实性呢?”

    “我已经说过。我与这个人联系的中间人死了,我只能从我国的绝密卷宗里找到这个人的代号。”班塞使者平静的回答着这个疑问:“虽然我是班塞帝国的使者,身分是显赫的亲王,但我毕竟不是他的上司。在责任心的感召下,他交出了这个水晶球。而我必须向这条断掉多时的情报线提供资金,你们认为他不用去收买别人吗?他现在可是在为所有的帝国服务。”

    “这事情很合理。斯比亚有的这些东西,我们一定要得到,要不然就太危险了。”云路使者对班塞使者说:“他能提供进一步的资料吗?比如说飞船的设计图纸,还有整个计划。”

    “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他了,答案是不能。这个计划和详细资料是内斯比亚帝国军工部和参谋部负责,这两个部门直接归皇帝管辖,谁的手也没那么长。”班塞使者回望着各位使者:“眼下唯一的办法。是大家尽全力去挖掘自己情报体系的潜力,没准就能发现什么。”

    “这样的话,我们就都需要出面去联系断掉的情报线路。”一直盯着桌面的塞维克。兰度抬起头来说:“这样做很危险。”

    “的确很危险。”班塞使者微微一笑:“为表示诚意。我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