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章 要是连你也不要我了,我该怎么活?(杜少篇)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翌日,京市人民沸腾了。

    因为继之前的‘日狗’丑闻后,京市的豪门圈又爆发了有史以来的第二大丑闻。

    都知道余家的女儿是个集邮女,可谁也没想到,余家的女儿这一回集邮竟集到了自家老爸头上。

    有说是他们父女喝醉了酒,也有说,谁知道他们在家是不是早就这么玩过了,但无论余家父女在家有没有乱来过,但乱到让人拍了视频放到上,这就完全不是同一个性质的丑闻了。

    于是,无论是报章,还是杂志,还是各大主流论坛门户站都刊出了这么一件‘丑绝人寰’的大事……

    余哲成恼羞成怒,抓着那间夜总会不放,而那间夜总会,偏偏是叶冷开的。

    叶冷自然不认这个帐,因为那天带他进房间的*子根本就不是那间夜总会的人,余哲成也自然不相信,死活要他给个说法,两人一言不合,彻底翻了脸。

    于是,三天后的一个夜晚,京市爆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黑道火拼,杀得是昏天黑地。

    京市公安局出动了所有的警力,甚至调来了特警支援,才将现场局面控制下来。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火拼的理由只是因为要抢一段视频,也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到底死了多少人,只是,在火拼的第二天,道上传出了新的消息,关于余哲成的所有势力已经彻底土崩瓦解,就连余哲成本人,也为了避难,连夜出境,逃向了东南亚一带……

    杜宏宇亦在此时趁乱而出,手起刀落,直接吞并了余家的航空公司。

    ------------------------------------

    医院,回廊……

    宁静的哭喊声,那么真切回响在欧娅若耳边,她好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她好希望是她真的出现了幻听。

    推着轮椅,慢慢地靠近,伸出右手,她颤抖着先扶住了宁静的肩,紧跟着,她便又听到了宁静那绝望而嘶哑的哭泣声。

    宁奶奶去世了,终于,还是去世了……

    想忍住眼泪的,可最后还是忍之不住,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她撑着虚弱的身体一步步推着轮椅进入太平间。

    那白布的下面,是那张熟悉得令她心痛的脸。

    颤抖着双手拉开那白布,宁奶奶脸上的皱纹如同岁月的年轮,可她此刻正安详地睡在那里,静得如同空气。

    眼泪一直在掉,直到这里终才有声音:“怎么会这样?昨天,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阿婆你说过不要不会我的,你现在快点起来啊?起来叫我,我是小若,我是小若啊!”

    凄厉的哭喊声中,她恍然听见有什么东西碎落了一地,也许,那该是她的心碎。

    有人来拉她,想强行分开她和阿婆,她不要,她不肯,她不愿松开手,因为一松手就再也看不见阿婆了。

    “不要拉我,不要拉我。我求你们了,求你们了,让我再看一眼,再看一眼,一眼就好了。”

    欧娅若撕心裂肺的喊着,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大口地,深深地吸着气,想让自己努力平静,想让自己努力清醒。可最后的晕眩来的那样急,她终还是在那种极致的哭喊声中软倒在宁***病*前。

    阿婆,阿婆,要是连你也不要我了,我该怎么活?

    ------------------------------------------------------

    入夜,欧娅若却怎么也睡不着。

    知道自己这样对孩子不好,所以她一直在小心地对自己的宝宝说抱歉:“对不起!妈妈实在睡不了,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应该知道妈妈为什么睡不着的对不对?”

    “不要怪妈妈,因为妈妈实在是太难过了,太难过了……”

    是啊!她太难过了,那种同时失去爱人的亲人的痛苦,没有人能理解,也无法言说。

    沉沉地呼出一口气,她又想哭了,可眼泪才刚掉下来,她便挥手主动擦掉:“对不起啊宝宝,妈妈不哭,妈妈真的不哭……”

    “所以你要好好的,妈妈会努力让你健健康康……因为,妈妈现在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最后的一声哽咽,忍不住又扑簌簌落下泪来,正吸着鼻子,突听到身后有紧密的脚步声传来。

    扭头的瞬间,她的双眼又开始阵阵发紧,原本掉下的眼泪,下一刻已被她狠狠抹去:“你来干什么?”

    “看看阿婆。”

    想说来看看她,想说他想她,可到最后,还是只能违心地说出这句话。

    她又瘦了,瘦得下巴更尖更细……

    灯光下,她单薄的身体更显瘦弱,伴着小脸上的那种冰冷,在一刀一刀地磨着他的心。

    不肯看他,可她的手指却用力的抠着就病牀上的被子。仿佛是过于激动,她的指尖都在微微地颤:“和你有关系吗?一个你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你认识不就行了?”

    他说得那样自然,仿佛在说一句,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你的之类的情话。

    若是之前,她一定会开心到想要飞起来,可现在,她却只感觉恶心。于是,她真的就那么干呕起来,可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她除了满嘴的酸水,什么也吐不出来。

    看到她如此辛苦,杜宏宇大步过来,紧紧抱住了她:“小若,你别这样!”

    吐得太厉害,她呛得眼泪都掉下来,于是,她便趁着那个机会,狠狠地淌着泪。

    很想推开他,只是手脚都完全使不上力,于是,她终于放弃了挣扎,只任他紧紧圈着自己无声地流着泪:“别这样?我哪样了?”

    “我知道阿婆的事情你很伤心,可你也要顾着你的身体,毕竟……”你还怀孕了。

    “……”

    他没有说完,可她还是听得懂。

    于是那些心酸全都又涌了回来,因为她肚子里装的是他的孩子,所以他才过来表示‘关心’的吗?

    喔!

    之前有那个余伊薇,所以他就要她打胎,现在余家倒了,他就又想要孩子了么?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他怎么能这么‘利用’她呢?

    附在他身上的手,猛地握紧了变成小拳头。

    想用力砸在他身上,可最后却还是舍不得抬起手,闭上眼,抿掉最后的那些泪,她忍着想要对他破口大骂的冲动,艰难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我答应过宁静,今晚会好好照顾你。”

    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

    所以,如果不是宁静给他打电话,他连今晚也不会过来看自己的是么?

    如同最痛的伤疤又被人狠狠揭开,那种痛,噬骨……

    欧娅若重重地吸了两口气,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亦不停地用手安慰着肚子里的宝宝:“算了,不是我们的就不是我们的,至少,你还有妈妈,是不是宝宝?”

    那时的心痛无以言表,痛得太过,以至于她就算极度厌恶自己靠在他身上,可还是抬不起头。

    咬着牙,努力不让眼泪漫延,可肩膀因过份的压抑而抖动于秋风……

    带着那种失去的一切的绝望,她强忍着想要失声痛嚎的悲伤,咬着牙,才能费劲地说出那句:“你走吧!我没事了。”

    赶着他,不想再看他。

    手却不自觉地放在了小腹上,宝宝,没有爸爸也没关系的,对不对?

    对不对?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有事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是这么过来的。”明明都已哽咽不成语,可她还是费劲地一个一个地挤着字:“你怕什么?怕我会受不了打击么?要是受不了,那天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了,何必忍到现在?”

    笑,笑得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她负气的口吻,再不似平时那乖乖软软的小傻瓜样,杜宏宇突然觉得心底一阵阵的发虚,发慌:“小若,你别这样!”

    慢慢的软化了语气,试着像以前一样哄着她,只是,这一次似乎再也不管用了。

    “为什么你总说别这样?别这样?难道一直这样那样的人不是你么?”

    欧娅若哽咽着,用心痛将所有想说的话都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你让我别这样,其实,我才想对你说,别这样了,既然都已经选择了放手,何必再回头?”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