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7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随着陆九奚的话,陆危楼的眼神渐渐复杂,在自家侄子的嘴里,是一个即将走向衰败的帝国,而他口中的改变,则是一个稚嫩的、却可行的拯救它的办法。

    虽然这个办法是几个年轻人一时之气说出来的,但未必没有执行的可能。

    陆危楼随着陆九奚越来越多的补充,也问出了一些问题,或是提出一些改进。渐渐把心思放在其上,越来越专注。

    得知这是唐寻的主意后,他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还有些会不会真的是老了的感叹,如果每个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政治远见,那还需要他们这些老家伙干什么呢?

    唐寻提出的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很多都是稍微有一点见解的人都能看出来的问题,不过难得就在于他的年纪,以及说做就做的坚决态度。君不见多少人因为觉得涉及王朝权力更替就畏缩不前,害怕惹上杀身之祸。当然,那些能直接引导的大能们略过不提,就算是有的大能,他面对这些时也会存在疑虑,会三思而后行。说到底这个决定代表的是天下,能决定的是天下黎明的命运。所以才会顾虑再顾虑,熟不知事情的先机就在这一次次的迟疑间失掉。而唐寻,在他们眼里的一个小辈,却拥有这样的果断。说实话,这才是震惊他们的事情。

    方方面面都讨论过后,陆危楼陷入了沉默。

    冲着还想说什么的陆九奚摆摆手,陆九奚一顿,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卡卢比,还是听话地退了出来。

    接下来的几日,陆危楼将明教左右护法,各*王一起召见。关起门来商谈事务。

    就这么陆续把明教具有决策权利的人全部见过一面。

    夜里。

    陆危楼身披玄衣站在光明圣殿的巨大窗前,遥望着圣殿外挂在天边的滚圆的月亮。

    月亮的光晕洒在地上,让屋里的场景连同外面,都连成了一片,披上了银霜。

    明教的月亮总是这般不同,陆危楼看了几十年也没有看够。

    滚圆的银月,洒下无限清辉。又清又冷,在墨蓝近黑的夜空中格外显眼,从前的好些年,都是这轮月亮陪着自己穿过大漠,带给他希望。

    所以他也绝不允许大地的血色侵扰着这方圆月。

    卡卢比渐渐走近陆危楼。

    陆危楼没说什么,只不过微微侧过的身昭示着他知道对方的到来。

    卡卢比清楚地知道陆危楼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所以他才会那么不知该说什么。他本就不是健谈的人,哪怕不想他一个人深夜在这里站着,也只能默默地走过来。

    幸而陆危楼本身不想一起沉默下去。

    他又站了一会儿,余光看向身边的人,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道:“你是不是也很疑惑我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要知道教里现在很多人对于他要掺和到长安城内的权力更替表示不解,更有甚者言辞激烈。也无怪乎陆危楼这么问。

    卡卢比其实也很好奇他为何突然改变主意,陆九奚刚提出这个话题时还遭到了他的强烈反对不是吗?不过他却不想深究。

    所以他开口:“无需多虑,就像多年前我们和那个崽子一起活过沙漠时,你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只要全力去做你认为对的事就好。”

    陆危楼良久的沉默了。

    “你这人,说你没原则也好,还是什么,怎么能这么……这么……”陆危楼不知怎么说下去了。

    卡卢比看他难得有的迟疑的神态,轻笑一声,接口道:“这个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陆危楼闻言转过头去,认真看着他,也笑了:“没错,我早就知道。”

    卡卢比也学着他的样子,注视着挂在天上的月亮。就在他以为陆危楼不会说什么的时候,他开口了。

    “我支持李倓,只是因为我不想这个大唐因为几个人就这么被破坏,那时的大唐一定不能让我们再这么安逸地看月亮,所以我才想要阻止。”说了这么些冠冕堂皇的话,他又笑了一声,接着道:“那些都是屁话,真正的原因只是如果大局被破坏,就算是明教也不能幸免,作为一个野心家,这当然是不可能放任的局面,所以尽我所能的改变它才是正途。”

    卡卢比听着没有说话,他知道他说的这些只是一个理由罢了。

    大唐覆灭,明教举教迁移就是了,根本不用全教卷入其中。

    而他却根本不会拆穿他,嘴角擒着一抹笑,卡卢比陆续听着他的教主絮絮叨叨地说他的野心,他的想法。

    他被人叫一声夜帝,却没有那些所谓的道德观念,对于大唐的归属感也不是很强。自小少不了的刀光剑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因此你能指望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国家荣辱感呢?但如果这是陆危楼的心愿,他也不介意去拼一拼。

    因了早些年光明寺之变,明教更是被当今圣上从中原的大好领地赶往西域,虽说西域是他的根,但自己主动留在这儿,和被人强制驱赶到这的感受截然不同。可以说,因为这件事情,明教全教上下对于中央,特别是皇室那些人全部缺乏好感,皇室落难,能做到不落井下石就很好了,还想叫明教帮忙?做梦去吧。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陆危楼提出这个意见后众人极度抗拒的原因。实在是历史渊源在此。

    不过却因为陆危楼一人之声,就算再大的压力和抗议也都扛了下来,众人闹过说过也就照做了。

    毕竟陆危楼作为教主,号召力还是无以伦比的。如若不是陆危楼当年一举建立明教,也就根本没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所以虽说不解,但到底没有竭力抵抗。

    唐门,唐家堡。

    唐门的精锐尽在于此,就连断腿的堡主听闻这个消息后,都走出了隐居之地,只为了参加这个密谈。

    说是密谈也不准确,毕竟唐门上层、内部人员统统加入,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唐老太太威严地坐在唐傲天对面,几十个人同样的严肃表情,自从他们听了唐寻带回来的消息后就一直是这个神态,彼此间的窃窃私语也围绕于此,没有人把它当做玩笑,随后传来的确切消息还在其次,主要是他们知道,唐寻不是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

    唐老太太看了眼唐傲天,开口道:“决定我唐门走向的时候到了。”

    唐傲天:“首先表扬下唐寻带回来的,早一步的消息。”

    “我们为何一定要支持李倓?他远在南诏不说,对于大唐还处于仇视的状态,我们直接把宝压在他身上真的理智吗?”唐傲天在示意全员发言后,一个唐门弟子迫不及待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说实话这的确是个尖锐的问题。

    唐寻有后世的事实作弊,自然知道除了李倓,再没有人能力挽狂澜。他深藏的才能让人惊艳,但在这个时代的其他人不知道,他们只是疑惑,在位的皇子那么多,何必选一个远赴南诏的,一个明面上已经被圣上抛弃的人。更何况他爹还处于太子之位,这个选择怎么看怎么不明智。也不怪别人质疑。

    唐寻面对这个问题,沉吟一阵,开口道:“李倓因为其姐去了南诏,因为一些问题不喜皇室,他在南诏被称为剑神,武力值是足够的。再加上他一个汉人,能在南诏站稳脚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不凡,更别说他还掌握着南诏实权。这份心性怎么说也是难得,至于当今太子李亨的其他儿子,对比李倓就好像温室的花朵,有没有治国才能不说,至少在见识方面就远差于李倓。而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有魄力带来改变的人。”

    唐门弟子略一思考,觉得也是那么个理儿,比起其他,李倓的确是特殊的那个,遂闭口不言。

    唐无影听着听着,沉声道:“就算如你所说,李倓是个明主,但怎么解决他对于王室的仇恨?”

    对于自家哥哥的问题,唐寻自然不敢大意,索性他的腹中早有成稿,遂思考下就直接开口道:“他与王室的仇恨说到底还是因为其胞姐的骤然死亡,中央并不是那么重视,才引得如此。”

    他环视一周,缓缓道:“而据我所知,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如此,我们只要进了宫求得一纸圣旨就罢了。”

    不顾其他人看着他的惊诧眼神,他有条不紊地把圣上如今重视的狼牙神策军在神州大地肆虐之事一并说了,并断言,如果用杀死这些人,或者剪了安禄山等人的爪牙,自然可以引起圣上的注意,从而可以达到进宫的目的。

    唐门众人惊讶着也就习惯了,对于唐寻这番可以算的上是惊世骇俗的话,也是久久不语。

    桌面上摆放着关于李倓的各种资料,足够他们了解缘由。

    “何必那么麻烦,直接去找李成恩李将军,让他带我们进宫,或者代为进宫说明情况不是更轻松?”唐无言道。

    还不等唐寻说话,唐无影就开口道:“不行,没有足够引起圣上注意的事情,他是不会直接说出当年事情的,也就是并不能得到圣上的信任。”一旦想通了唐寻的思路,自然而然就明白了他这么做的目的。

    的确可以找李成恩去觐见圣上,但拿什么提出这个话题?贸然开口只会让圣上盛怒,视为冒犯,别说为李倓求得圣旨了,到时自身都难保。而做出些成绩来再说这个事情就是另一番场景了。趁着圣上愉悦,自然接受度就高了,提出这些,也就有了往下深究的可能。

    此言一出,众人再无异议。

    也只有每次决策时才会发现,唐门有着高统一的效率,和无与伦比的信任度。自己提出的提议多么荒唐又莫名,只要觉得可行,且能回答他们的疑问或是说服,那么唐门上下就没有什么异议,高强度地执行。

    唐老太太看了看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众人,就算他们最后自顾自地决定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也没有出言反对,反而面带鼓励地听他们的话,时不时微微点头。她知道,唐门早晚是这群小辈的,让他们早些历练也不错。

    而唐傲天,他这个堡主,自从丐帮找上门来,而他避而不见,最后是少堡主出面解决丐帮和唐门的问题时,他在堡内的威望就一日不如一日了。后来更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少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再加上本身想法的偏激。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怎么特别在意唐傲天的想法了。

    就算这次的出席,也是因为的确重要,再有就是唐傲天也收到了消息,于是来听听也没错。

    唐老太太笑着道:“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做吧,堡里的门随时敞开。”

    还好现在只是初现乱世,没有后面那么多大能出现,唐寻因为此不知多少次的庆幸。就因为多做了防范,才轻松很多。

    “接下来,我要和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接触,沉寂这么久了,也是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最后唐老太太以这句话为结尾,结束了这次密谈。

    可以想见,唐门出动的结果,以及在江湖上辈分极高的唐老太太出手,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至于唐傲天关于要发战争财的言论,则被众人集体忽略了。虽然不至于对他做什么,但却是真的心冷,也让他们对于唐傲天的感官降到最低。

    半个月后。

    陆九奚带着明教精锐与唐寻汇合。

    唐寻身边跟着其他门派的人,一个个神色难掩疲惫,周身的气势却不同往日,受过鲜血战争的洗礼,不亚于脱胎换骨的改变。

    听说,恶人谷和浩气盟在几天前正式开始合作,带队的就是双方的少谷主和少盟主。

    恶人谷处有黑鸦陶寒亭,前明教圣女米丽古丽跟随,浩气盟则是开阳可人以及月弄痕。

    有恶人看浩气盟来的只是两个女子和一个少年,起了轻视之心,在他们走到跟前时故意大声喊道:“浩气盟是没人了吗?!来了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说,还都是女流?”

    双方有一瞬间的停滞。

    那个恶人并不相信浩气盟和他们能够和平合作,想看浩气盟如何动作时,却发现靠近他什么的恶人们快速后退,在他抬眼的一瞬间带着阴森毒气的掌风拍过,他最后在这个世上看到的景色就是自己阵营的少谷主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全身的剧痛传来,只一息,就断了气。

    恶人谷动作熟练地把那个炮灰抬出去,对于这种事情在恶人谷已经司空见惯,自然激不起他们内心的反抗。

    反而是穆玄英对于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笑着和他打招呼。

    莫雨安抚穆玄英,转而对自己身后的人冷声道:“和浩气盟合作是我的主意,如果还有不长脑子的人,刚才那个就是你们的下场。”说罢,掌风一转,融入红尘诀和易筋经的功力迸发,转瞬间就叫地上拍出个大洞来,“刺啦刺啦”的声音明显表明着莫雨的功力更上一层。

    本就高深的武力,又遭到王遗风的倾力教导,现在莫雨的武功早就深不可测。让人摸不到底去。融合了红尘诀,自创了一套功法,自然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高深。

    不提本就没有想法的恶人,就算有什么微辞的人,在这样的一手下,再多的意见也说不出了。

    恶人们对于穆玄英的感官是复杂的。

    首先他随着莫雨入恶人谷时大部分恶人都看见了,相处的三年不是只有莫雨得到了承认,穆玄英开朗的性子自然也有很多人喜欢,只不过不同于恶人谷的观念让他们并没有说出口罢了。

    就在他们以为他会一直在恶人谷住下时,猝不及防的,他就跑了。

    恶人谷岂是那么容易进出的?!

    不然恶人们想叛谷就叛谷,想逃离就逃离,哪还有这里的存在了,可以说,想逃的不是没有,反而很多。但他们没有一个成功。

    而穆玄英,那个当时才十几岁的孩子做到了,恶人谷可没有那么多阴谋论,才不管背后有谁的手笔,能逃出去,这个事情本身就让众恶人心之向往,在武力至上的恶人谷,穆玄英就凭这一手,就已经得到了大部分恶人的认同,可以说虽然他逃出谷了,但在恶人们的心里,却得到了认同。

    随后让他们心生复杂的事情就发生了,一个他们恶人谷赞同的人,转眼就跑去浩气盟了。

    这是多操-蛋的事?!

    虽然恶人谷的人少有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