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32原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是人。”叶楠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陈述似的重复了这句话,他默了默,目光的色彩更加的黯淡,但是随后他又似问似不问的说了一句,“那你觉得怎样才能够让你觉得我是人呢。”

    “我怎么知道。”蓝瑾瑾忍住了想爆粗口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咆哮的举动,依旧是将自己的想法全然暴露了出来。

    “你认为的你当然知道。”叶楠一本正经的说。

    看到这幅场景,蓝瑾瑾忍不住想开始骂娘,“怎么, 淡定和暴躁玩够了,想试试齐楚的天然嘛!?”

    --------------------

    这个问题蓝瑾瑾问出来了,但是要是说真的要问叶楠,估计叶楠他自己也不知道。大半夜不睡觉溜达过来到底是干什么?

    他也真的很想问一问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啊。就是感觉心里烦躁的紧,什么也不想去想,就是想过来看看,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

    觉得看看,就可以让自己浮躁的心灵稍稍安定来了。

    看到叶楠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回答,蓝瑾瑾蹙了蹙眉,但是看了看他的手,还是将他拖了进来,让他坐下。

    叶楠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顺着她的动作一气呵成的坐在了椅子上,一句话不说一句话不讲就是这样看着她。

    蓝瑾瑾嘴角抽搐,她真的很想再问一句他究竟是过来干什么的,但是想到这样方式也实在是太过愚蠢,无奈,只是气呼呼的重新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子蒙过头,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眼观鼻,鼻观心。

    叶楠看到她的这幅样子,依旧还是默默无言,他将手伸到了自己的眼睛下面,没有掩饰的猫眸中,平常熠熠发亮的目光暗淡了许多。

    “皇兄。”他最终还是开口唤出了这个称呼,其实原本他想唤她阿瑾的,但是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将它抛在了嘴边。

    许是因为喊出这一声,思想准备做了太久的缘故吧,嗓音略微有些许低沉带点沙哑。

    蓝瑾瑾被这一声惊到了,但是她的怒火还并未消除,所以她在被子里头听到这声音后只是稍稍的睁开眼睛挑挑眉,随后又闭了下去。

    他在之前也早已说了,她现在之所以还能留着只是因为还有用途,否则早就成了亡魂了,既然总归要死,那又何必再被他的虚心假意给蒙蔽。

    打死也不会再相信他了。

    蓝瑾瑾在心中悄悄的下定了决心,卷翘的睫毛因为眼眸猛然的闭上而泛起一阵震动。

    “皇兄。”许是看到蓝瑾瑾并无理会他吧,叶楠又再次轻声呼唤了一声,这次声音清脆了许多,但因为在夜晚,倒是想一只猫在轻声低吟。

    叶楠其实也并不盼望着蓝瑾瑾去理会他,他只是突然的很想叫叫这几声名字罢了,只是感觉叫出来后就可以证明她还在,这样自己的心可以稍稍的安定下来。

    蓝瑾瑾不懂也不想懂他的心思,她只是大被蒙过头,充耳不闻他的呼唤。

    叶楠没有放弃,只不过语气略微有点换了,带着稍许的疑问:“皇兄?”

    蓝瑾瑾烦了,她特别想翻身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让他不要没事找事,还没吃饱就撑了过来大半夜找她的麻烦,但是正所谓事不过三,想来她这样一直没反应,叶楠也不会对个木偶感兴趣,所以最后哪怕是怒火再攻心,她最后还是系数忍了下去,死死的闭住眼睛。

    只不过她明显低估了叶楠的无聊程度。

    “皇兄!”叶楠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语气又变换了,变的有些加重。

    蓝瑾瑾的眉头狠狠的扭在一起。

    一个明媚的午后,一群人坐在富有情调的咖啡厅里头诉说着自己的生活,各个笑颜盈盈,看起来都是与自己的丈夫恩爱不轻。

    蔡mimi觉得今天她就是过来找耻辱的。

    “mimi啊。”一个画着淡妆的女人一边轻轻喝着咖啡,一边挂着幸福的笑容挽着身边的男人,“你不是也在一个月前结婚了嘛?怎么你家那位怎么不见?”

    “呃……啊,他忙。”蔡mimi纠结了片刻后回答。

    “有多忙啊,才新婚一个月吧。”往旁边看,另一位女子捂着嘴乐呵呵道,“你结婚那天可都还没有请过我们呢,我们礼金可都还在兜里揣着,啥时候牵过来看看啊。”

    “……额,看时间吧。”蔡mimi咬着嘴唇继续纠结的回答。

    哎,她家那位,估计是永远没有时间跟这群人应承的了。话说可怜了她的礼金啊,她们结婚的时候,自己不知道送过去多少,如今怕是捞不出来了……

    无视掉她们几个的窃窃私语,蔡mimi掏出包包里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后,皮笑肉不笑的对她们告别:“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