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30误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以后会弥补回来的,只要不走的话,还有很多时间。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很明显,他低估了一个人的底线承受能力。

    每个人都存在着自己的底线,或大或小,或高或低,这一片地方是绝对不容忍任何人去冒犯的,尤其是一个女人的底线。

    触碰了她的底线后,她对你的厌恶程度绝对是不会随着时间减少的,她会以任何方法来躲避你,只有有你在,那么她绝对就会走开。

    只不过当叶楠意识到这一点了之后,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了那个药春庄,开始朝着东朝西阙的皇宫走去。现在他们伪装成一个商人,在路上行路。

    叶楠的毒素在见到秦天烙的时候,其实秦天烙就已经帮他解开了,原本就是一种可以随时走的状态,只不过他看蓝瑾瑾跃跃欲试的想法子,研究法子后,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想好好玩的戏弄状态,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她过去。

    只不过……谁知道,留下来反倒是存了祸害。

    就好比现在的他。

    现在已经逼近东朝都城的边缘,今天他们在夜晚即将来临之时,住进了一家客栈。这个客栈的名字估计谁都熟——龙门客栈。

    正所谓一提到青楼便是锁红楼,一听到客栈便就是龙门客栈,今天这一家,也倒是让他们遇到了。

    那件事情已经过了三天的蓝瑾瑾看起来好像是如往常一样,只不过这三天来,她是一句话都没有同叶楠说过。

    叶楠在,她便就走。

    这样,能省下些尴尬吧,蓝瑾瑾这样催眠着自己。

    只不过她的一番心思在叶楠眼里全然变成了她对他的态度在恶化的感觉。明明在三日之前,就在那个发生事情的下午的上一阶段,分明她还靠在自己的怀里。

    在三日之前的那段日子,他凭着中毒的借口,夜夜将她拢在怀里,柔软的触感,她小小的低吟着的声音早已让他熟悉,可这三天,她就像是换了个人,别说是拢在怀里了,躺在一起了,他压根连个正脸都没有仔细瞧见过。

    她这三日,不是与南枢呆在一起就是去与北驹齐楚搭话,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过。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心是令人无法忍耐。

    他觉得,光是看到她对别人笑逐颜开对他漠然冷酷的这幅样子,就已经是让他火大了。三日了……实在是有点忍耐不下去了。

    夜晚,就在众人都歇息下去,早已入眠的时光中,叶楠一脚踹开薄被,坐起身子来,望着床门。

    受不利怀里没他皇兄的感觉了。叶楠咬咬唇,披着一件披风提着一盏小灯笼朝着蓝瑾瑾的房间走去。

    蓝瑾瑾似乎是为了要避开他吧,特地选了一件离他最远的房间里头住着,但是他有心去,不怕远,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然后停驻在她的门前。

    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穿过去去找她的,只是想到她估计又会胡思乱想的时候时,还是决定敲敲门。

    显然她没睡着,等他敲了下去后,房门很快的就被她打开了。

    但是在看到对方是叶楠后,蓝瑾瑾迅速的将房门关闭,叶楠手疾眼快的将手伸过去,等到房门被关闭的时候,他闷哼了一声。

    蓝瑾瑾撇撇嘴,实在不能理解他的这种自残的做法,但是最终还是打开了门。

    她蹙起眉头,“大半夜的皇弟你过来这儿是干嘛?”

    ----------------

    说毕,就一声不吭的朝着门外走去,像她来的那样,一步一步的走,沉重的脚步声回响在叶楠心头。

    蓝瑾瑾其实不是不想问,听到叶楠的这几句话后,她真的是一大堆疑问涌上心头,可是,她又可以以什么角度去问呢?

    问叶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已经说了,好玩。

    问叶楠为什么要以她为对象找乐子?

    他也已经说了,打发时间,否则她早就死了。

    是的啊,她又没什么多大的能力,文不成武不能,在现代只是个资深的酱油党,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当了给那些主角的背景板,穿到这古代来,空有个皇帝的名称,实际上也只不过是一个傀儡。

    哦不,说傀儡还高抬她了,傀儡还有被人所操作的价值,可是她呢?连操作别人都不肯来,谈何傀儡?

    充其量,也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她一声不发的抛下叶楠,独自走到房间里头,开始默默的收拾好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