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一章 沈怀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章杏回到前院,还没有坐多久,李有升就进来了,递上一件东西,说道:“东家,这是那死人身上掉下来的,我瞧这不像是寻常东西,你看看。”

    章杏接过看一眼后,立时站起来,问道:“人落葬了吗?”

    李有升回答:“还没有了。”

    “在哪里?快带我去!”章杏急忙说道。

    勾上来的死人就在章记粮行的后门口。因为是东家吩咐要好生安葬,铺子里伙记已经买了一副棺木来。章杏过去时,那死人还没有进棺材。

    铺子里负责收尸的伙计捏着鼻子说道:“这人倒不像是淹死的……”

    他话说了半句,看见章杏进来,连忙恭敬喊道:“东家。”

    章杏走到死人旁边,刚才活计的话,她已经听到了。淹死的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她也知道一些,眼前的这个确实不像是淹死,肌肤虽然已经泡的发白,但是肚子并不鼓胀,下颌留着短小胡渣,脸面虽然已经泡的花白,但是仍然能看出大致年岁,是个约莫三四十岁的壮汉。

    何安也过来了,跟在章杏身边看了几眼后,蹲下身,撕开了死人身上的衣裳,露出了白花花的胸口,看见那胸口二三寸长的伤口后,何安说道:“夫人,这人是先被杀,而后落水的。”

    章杏捏着手中的铭牌,看着眼前死人的面孔,过往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了,手脚也不由得变得冰冷。

    何安看了死人胸口的伤口,又看了看他的手脚,站起身在章杏身边说道:“夫人,这个练家子。”

    章杏知道这行话的意思,何安是说这人不是个寻常人。若是章杏先前只是有些怀疑,现在确实已经有八九分肯定了。她转过身对李有升说道:“有升哥,能不能找条船过来?”

    “能!”李有升一口答应下来。他心里也跟有些忐忑起来。全塘可是个小镇,往年是有这样枉死而被抛入护城河的情况,但那是在打战。今年这边可是没甚战事,这又是练家子,又是抛尸的,不会又要乱起了吧?

    李有升去找船了,铺子里其他伙计将死人装进了棺材,拖了出去。

    何安跟在章杏孙宝珠身后进了书房,章杏将手中的铭牌递给何安。

    “沈?”何安迟疑一会,诧异说道:“夫人难道怀疑这死人是沈家的?”

    章杏点了点头,实际上她已经不仅仅是怀疑了。她虽然记人不行,但是一些事情太深刻了,她有时候闭上眼睛都能想起当初的经过来。

    沈家的西山密营,偌大的铁笼子,陆续抬出来的鲜美食物,以及身穿青布衣衫的男子,来回在屋子正中步了一个来回,面上带着微微的笑,下颌短小胡渣翘到了一边,手随意一指,轻慢问道:“想吃吗?”

    “这,这不可能吧?夫人,夫人……”

    章杏被何安的说话声惊到。何安看到章杏分明有些魂不守舍,将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章杏知道何安不相信她的猜测,老实说,她自己也不相信。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这铭牌上的“沈”可以有多重意思,但是这些都抵不过她以前见过这东西的事实。她被按进水桶里时,那吴婆子的腰间就挂着这么个东西,还有就是这个人的长相了。

    时隔那么多久,要不是这个牌子,她还不会想到这个人来。

    这个人应该是沈家十分重要的人物,十多年前他就管着那样重要的事情,现如今只怕更是身居要职了。

    但是他居然死在全塘镇的护城河里。

    章杏没办法说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猜测的由来。何安也是个明白人,章杏没说,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没多久,李有升就回来了,船已经撑到章记的后面来了。

    “……刘艄公是我们镇上水性最好的……”李有升对章杏介绍说道。

    章杏点了点,带着孙宝珠何安上了船,李有升也准备上船来。章杏说道:“有升哥,铺子里还不能少了你。要是有人来,无论问什么,你记得别说漏了嘴。”

    “哎。”李有升只好下船。

    章杏带着孙宝珠进了篷子里,何安坐在船尾。船渐渐离了岸,河面宽阔,一边的人家大多都紧闭了门户,另一边则是树林,树林下原本的小路早不见了,边上的草木浮在水面上,看不清有多深。

    刘艄公早得了李有升的吩咐,也不多问,听着吩咐将船撑出了全塘镇。河面越发宽阔起来,田野也能看见了。章杏盯着河面,嘱咐刘艄公逆流而行。

    全塘镇渐渐远去了,河面上除了漂浮的水草外,有时候也能见到零散木料杂物。章杏知道这些大约是从榆阳那边冲过来的。

    “夫人,前面就是东流河了。”刘艄公突然说道。

    全塘镇的护城河就是东流河分下来的,东流河在往上就是淮河了。淮河的水位高涨,等闲小船已经不敢在和河中行驶了。

    “去东了流河。”章杏沉声说道。

    尸体最有可能是从上游冲下来的。

    艄公应了一声,手下一使劲,乌篷船就拐进了东流河里。河面又宽了几丈许,两边都是树林,因为水大缘故,除了最上面的一排树木,其他已经被淹了,周围漂浮着杂草树枝等。

    何安突然叫道:“刘公往右边靠靠。”

    刘艄公撑着船靠向了右边。章杏也已经看到右边树林里漂浮的东西了。船渐渐靠近了,刘艄公惊呼一声:“妈呀,这里怎地有个死人?”

    何安已经到了船头,将刀插到后背,拿起穿上另一支杆,将漂浮的死人勾过来。章杏也出了篷子,何安将死人翻了个面。死人衣着跟飘在章记粮行后门口的那具一模一样,都是青布衣衫,面目看起来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脖子上多了一个豁大的口子,血已经流尽了。

    章杏分辨了良久,也没能认出这人来。何安已经从死人的腰间扯下个牌子来,在水中洗了洗,擦干净了递给章杏。

    “夫人,你看。”

    章杏将东西一接过,就知道这跟她左手里的是同一个东西。边纹质地都差不多,,只略小一些,上面也有个“沈”字,而背面则多了个“四”。

    她心里有了个猜测,让何安放开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