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章 救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麻袋装土往缺口填,那口子越来越小,没多久就被堵住了,跳下去的人也都爬上了岸来。看着已经很是坚固的堵漏,围在周围的河工都说这办法好,更有几个提议,可以用麻袋装了土,堆砌在快满堤的河段,防止洪水往下泄露。

    那姚县令是裕安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几天吃喝都在河堤下,榆阳决堤后,他也对裕安能不能守住失去了信心。但是经过了这么一次堵缺口后,他觉得信心又回来了,听了周围河工的建议,连忙将辖下各镇里正叫来,一边让巡堤的将几处险段报上来,一边叫人赶紧到各村各户收集麻袋。

    何安已经爬上岸来了,姚县令周围围了一圈人,没人注意他。他走到章杏旁边,讪讪笑道:“让夫人见笑了。”

    章杏赞许一笑。李大河已经忘了她这茬,正跟周围河工们说得正热闹了,章杏看了一眼何安,说道:“我们先回去吧。”

    河堤防守的好与不好,是件大事,她是完全帮不上忙了。何安浑身已经湿透,也应该回去换身衣衫来。

    章杏等人原路回了李庄村,李尤氏见李大河没有一起回来,自是少不了说嘴。

    章杏笑着说道:“婶子别说大河叔了,他那里确实走不开,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哪里还需要人专门领回来的?”

    李尤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他那身子骨,留河堤上,能帮什么吗?不过是凑热闹罢。”

    章杏知道李尤氏这是担心李大河了。这夫妻俩常年在乡间劳作,身子早就大不如前了,李大河患了老寒腿,每逢雨天就腿疼不止,章金宝格外交待过,让带了盂县孟郎中自制的药膏来。

    章杏吩咐何安,“将三爷让带的东西抬进来吧。”

    何安应了一声,喊了随行护院,两两一起将马车上的俩只大箱子抬了下来。

    李尤氏连忙推辞不让进,“杏儿,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回乡时就是大包小包,你们来了,又是大件小件的,真是羞死我们了!快,快,快放回去!”

    章杏知道她是个不喜占人便宜的,以前借住梧桐巷时就是这样,生怕多麻烦了别人。她笑着说道:“婶子错了,这些可不是我送的,这些是金宝和金莲让我带回来的,您要不收,我可没法跟他们交待了。”

    李尤氏听说是章金宝和李金莲让带了,傻了眼。何安见机将东西抬了进去。

    李尤氏见东西已经进门,再不好推辞了,只得一再说,“杏儿,你们真是太客气了。”

    章杏在李家用了饭,见天色已经不早,起身告辞。他们在李庄村的宅子虽然还在,但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章杏是临时打算回来的,帮忙看房子的李尤氏还没有将宅子清理出来。不过,他们在全塘镇上的宅子倒是能住人。

    李大河还没有回来,李尤氏见章杏等人送到了桥头。

    暮色上来了,水汽朦胧中的田野看起来像是一片泽国。章杏默默看了良久,放下马车帘子时,不由得叹了口气。

    年年淮水,年年哭。这年裕安的堤坝就算守住了,民众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了。经过了这么大水的浸泡,农作物的减产在所难免。种植木棉的,自然不用说了,能收一两成就算不错了,种植其他的也不会好哪里去。

    上年的江淮到处都在打战,人口已经锐减的厉害,收成几乎没有。而今年偏生又是这么大水。

    石头章杏在全塘镇的宅子还是他们成亲那年置下,二进的小院子,托的是李婆子一家在看。上年打战,因全塘是个小镇,虽然也招了兵祸,但镇中并没有破坏多少。

    肖福贵的兵被打退后,那李婆子又很快将院子清理了出来。章杏回乡时先经过镇上,早就跟李婆子知会了一声。

    李婆子知道东家晚上要回来住,早就将院子里里外外收拾整洁了。

    章杏这次回乡只带了孙宝珠何安并四个护院。何安带着护院马夫住外院里面,章杏孙宝珠住在内院。那李婆子有心将自家闺女推出来,便让她到章杏跟前伺候。只不过章杏身边有个孙宝珠,那是个更勤快的,有她在时,其他人压根就不能近章杏身边来。

    章杏睡到了半夜,听得外面噼里啪啦响起来,坐了起来。守夜的孙宝珠醒觉,连忙要点灯。章杏说:“别点灯了。”是外面下雨了,她听得出来。

    雨下了半夜。

    次日晨起,章杏就看见院子里一些地方积了水,天灰蒙蒙的,看起来雨还没有下透。李婆子那闺女正拿着扫帚在清扫。章杏叫了她来,问道:“镇上其他地方是不是积了水?”

    余婆子那闺女杨柳儿傻了眼。她早上起来后,还没有出门呢。余婆子刚好端了了热水进来,连忙陪着笑回道:“可不是,那菜市场都被淹了大半了!”

    章杏坐不住了,让李婆子拿了蓑衣木屐来。

    李婆子迟疑问道:“夫人这会要出门吗?”

    章杏点了点头。

    孙宝珠已经拿了蓑衣木屐来,两人一起到了前院。何安正好回来,听说章杏要出门,连忙让车夫套了马车。章杏上了马车,何安在旁边说道:“城里一些地方已经积了水了,听说码头那边的水比昨天还要大。今天一早,就有好些人已经拖家带口往盂县那边去了。”

    章杏让车夫将马车往城外赶,何安知道章杏这是又要上河堤了,连忙说道:“夫人要是想知道淮河里的情况,也不用非要上堤了,这边的码头就能看到了。”

    昨天河里的水就已经够大了,夜里又下了雨,现如今的淮河的水位可想而知了。河堤上面太危险了,一旦水冲下来,再好的水性也很难保住性命。

    章杏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就去码头看看吧。”

    车夫掉了头,往全塘镇码头赶。还没有到码头位置,他们就被积水拦住了去路,何安不让车夫过去了。章杏看到已经漫道街面上的水,只得吩咐车夫将马车赶到高处。

    她下了马车,往前眺望。这全塘镇的码头,她小时候就来过了,那时候章水生还在码头上做活,她经常过来送饭。

    全塘镇算不得大镇,连漳河镇都比不过,码头也小,一般时候也就停靠着十来只小舟,几乎没有过往货船,多是运人过河的。

    那码头也就是几块大青石砌成,艄公们窝在一盘说话等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