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38章 粗暴安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论文到实物,再从设备到应用,然后再出论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鸟枪法一次一片的高效率,与它不够精准的缺陷,始终是一对矛盾。

    然而,历史证明,鸟枪法才是最终的胜利者,只是其中需要攻克一些关键点而已。

    学界目前使用的,也是人体基因组计划准备使用的,是逐个克隆法,英文也很好记,就叫克隆by克隆,一个克隆一个克隆的下去。

    鸟枪法或者散弹枪法,则是一枪打出去一片,再把尸体拉回来拼装的模式。

    如果做个比喻的话,学界目前使用的是步枪,一枪一个,打准了效果是很好的。

    鸟枪法更像是机枪,一扫一大片,时不时的会有漏网之鱼,但是没关系,扫的多了,覆盖率还是要令人满意的。

    事实上,面对密密麻麻的敌人,还就是机枪好用。

    只是在此之前,机枪面临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如何连续供单?如果解决发热问题?如何解决后勤问题?如何解决枪体的重量问题?

    杨锐今天的论文,就是一篇解决问题的论文。

    要以格调来论,这样的文章的格调其实并不高,充其量就是一篇战术性文章,别说和高屋建瓴的战略性文章相提并论了,就是与战术讲解类的文章,例如《人体基因组计划的实施》这种比,都有些弱鸡。

    但是,格调这种东西,更像是鄙视链,只是一个普遍性的概念。

    真正判断一篇文章的价值的,还是要看它解决了什么问题——论文终究是要解决问题的,战略文章解决战略问题,战术文章,有时候解决的问题却展示了未来的突破口,例如蒸汽机,例如内燃机,例如电动机,例如飞机、导弹、卫星,例如机枪、路由器和PCR。

    “通过大量的采用计算机,我们就能解决鸟枪法的最后一个瓶颈,如果完成拼图的问题。当然,现在的计算机的速度和成本都比较成问题,但在这方面,我相信计算机产业本身的发展,会给我们大量的帮助……”杨锐就是单纯的朗读论文,并没有太多的声情并茂,更不需要有感情的朗诵。

    用情感共鸣来引起科学家的注意,那不是科学家的做法。

    对杨锐来说,这不过是又一次例行公事的项目攻关,对于领域内的学者来说,却是又一次翻天覆地的改变。

    杨锐的思路是非常有逻辑性的,这是从赞美的角度来评价的。

    真实来说,杨锐的思路其实是非常粗暴的。

    他就是有一个思路:我觉得从中路拆家最近。

    然后就一个塔一个塔的拆过去,中间不管是有小兵也好,有敌人的英雄也好,反正就是干死算。

    别的学者是遇到了难拆的塔就饶走了,遇到敌人来袭就让一让。

    杨锐根本不考虑这些,直接硬解:就是干!

    当然,菜鸟也有猛的,最厉害的是,杨锐一路路的硬解过去,竟然解到了答案。

    一篇论文读完,全场都是寂静的。

    实在是结论太出人意料了。

    或者说,是经过论证的结论太出乎意料了。

    当大家还在嘲讽鸟枪法的弱智的时候,杨锐已经用无可辩驳的数字,证明了鸟枪法在人体基因组计划中的优越性。

    那么,诺奖获得者杨锐同志的论文,是否属实呢?

    大部分人现在根本都不会怀疑杨锐了。

    怀疑才是最没道理的。

    只是如此一来,变化又大的令人难以接受。

    若是论文属实,许多生物学实验室,此前构建的基因检测模式,都要改变了。

    “杨教授,您该早点发表论文的。”

    “其实,这样的文章是不用攒的,您早点发了,也不用吓的大家废了自己的研究。”

    “是啊,我的方向得换了,太难受了。”

    学者们议论纷纷,站起来提问的,与其说是质疑者,不如说是不接受现实者。

    粗暴的解题思路有一点好,它的答案实在啊,也没有那么多的弯子可绕。

    如果将人体比作一个广场,人体基因组计划,就是想知道广场上每个人的位置和身份。

    逐个克隆法是怎么做的呢:它一个一个的问这些人。

    杨锐的鸟枪法呢?他就是突突突的打过去,射出一广场的碎肉,然后派小弟去拼碎肉,再认脸识人。

    对这种解题思路,你有什么好质疑的?

    尸体都在原位上摆着呢,不相信就去核实嘛。

    杨锐一一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